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» 新闻动态 » 行业新闻 >> 急!大量到期中国船员遭遇换班难题

急!大量到期中国船员遭遇换班难题

2020-04-28 10:47:02   热度:

受疫情防控影响,春节以来,国际航行船舶上很多合同到期的中国籍船员,无法在国内港口换班下船,不少船员连续在船工作超过10个月甚至一年。虽然交通运输部已发布疫情防控期船员换班要求以及相应程序,但船员回家之路仍然“堵点重重”。

业内人士认为,这种情况的发生,一方面是由于一些地方政府为减轻疫情防控压力,对国际航行船舶采取“一刀切”政策,无论中国籍还是外籍,所有船员都不允许换班;另一方面,也有地方疫情联防联控机制部门间协调不畅、隔离酒店资源紧张等多重因素制约。

船员普遍遭遇换班难

上海一家航运公司的船员部经理告诉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,一艘货轮3月26日从新西兰装载35000吨木头运往国内,近日抵达南方某港口。船长等八人合同到期,需换班休假,但地方疫情防控部门不同意船员换班。船长母亲病危,医院已让准备后事,船长一度晕倒在驾驶台,但他们仍不同意。

这家航运公司有40条货船,近日在我国十多个港口靠泊,均遇到了船员不能换班的难题。“一名船员得了肾结石,疼得要命,在南方两个港口都不让下去。一名大厨牙疼导致半个脸都肿了,船在北方一港口靠泊也不让下去。”这位船员部经理说。

青岛远航国际船舶管理合作有限公司总经理姜卫介绍,近日靠泊南方某港口的一条船上,他们派遣的大副、轮机长等五名船员合同到期需要换班,与地方疫情防控部门多次沟通后依然无果。公司已有300多名船员合同到期无法换班,其中近100人上船超过一年。

山东中圣国际船舶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杜强介绍,受疫情影响,1月以来到期船员都没能下船,累计已有100多名船员合同到期。

一些航运界人士反映,因为需要提供各种各样的证明、保证,结果到最后还是换不了班,船舶代理机构现在都不敢接船员换班业务。

多重因素致换班受阻

海运界人士和港口人士表示,虽然交通运输部已发布中国籍船员在境内港口换班程序,但船员换班依然很难,原因有以下几点:一是境外疫情输入压力增大,部分地方政府为降低风险而“一刀切”,要求所有国际航行船舶不能更换船员,无论外籍还是中国籍。

二是船员入境隔离制度不统一。根据交通运输部规定,船舶自境外最后靠泊点驶离至境内靠港超过14天,且船员健康状况正常,可以不用隔离,但地方政府要求所有入境人员都隔离,相关各方在执行时难以达成一致。

不少海员外派机构认为,船员离开最后一个境外靠泊点在海上航行超过14天,就是非常理想的隔离,下船后核酸检测合格就应该让船员直接回家。14天隔离费用一般要5000元左右,让船员出,要掏一个月工资,让企业出,几百号人的花费压力太大。也有业内人士认为,目前境外疫情防控压力非常大,谨慎小心一些更安全。

三是地方联防联控部门间协调不畅。上海友鸿船务有限公司船长薛迎春说,疫情防控期间,船员换班涉及口岸部门和地方疫情防控部门等,这个部门要求船东提供那个部门出具的书面材料,那个部门又有自己的评价体系和规定,将船东推给别的部门,部门间互相“踢皮球”,让船东无所适从。另外,船员核酸检测也存在扯皮现象。

四是隔离酒店资源紧张。港口城市都是边境城市,入境人员不断增多,导致隔离酒店资源非常紧张。“隔离酒店必须全包下来,价格不能太高,还得消毒,要有安保和医卫人员,酒店工作人员需上岗培训,并且还要地方卫健部门认可,需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。船舶在港口只停靠三五天,可能隔离酒店还没找好就得开航,船员就没法更换。”一名港口人士说。

薛迎春介绍,中远、招商等一些大的海运公司实力雄厚、船员人多,陆续开始建立自己的隔离酒店,但大部分船员来自规模较小的海员外派机构,其实就是劳务中介公司,他们在某一港口可能只有不到十人下船,酒店好找但很难达到隔离条件。

细化程序加强部门协调

姜卫告诉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,由他们配员的一条货船下一站是美国,来回需要半年时间。受疫情影响,几名到期船员已在船上工作超过一年,如果这次还无法下船,他们就要在船上工作一年半,这样可能出现严重的心理问题,对于船舶操控和作业来说非常危险。另外,无法换班让未到期船员的心理上也会出现波动,担心疫情不结束就回不了家。

“船员是在相对封闭环境下工作,二十四小时待命,本身就有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,不断延期就成了船上的‘不定时炸弹’。”薛迎春说。

记者了解到,大部分船员的合同期为八至九个月。根据《2006海事劳工公约》,船员连续在船服务时间最长不能超过11个月,否则将导致航运企业无法履行国际公约,船舶有被滞留的潜在风险。

一些海员外派机构负责人介绍称,他们一般会保留在船海员数量的50%至60%人员作为后备船员,用于人员轮换。如果再过三个月,几乎所有在船船员都将到期,届时他们全部下船就没有足够人手轮换。同时,后备船员长期上不了船,没有收入也会自动流失。

业内人士认为,国际航运业离不开船员。除了复工复产需要海运支撑,大量疫情防控物资同样依靠海上转运,船员是同样值得尊敬的“逆行者”,他们的正常权益不能被忽视。在疫情防控常态下,希望尽快解决船员换班“堵点”。建议明确牵头单位,协调海关、卫健、港口等部门,细化换班程序和手续,并在港口城市大力增加隔离场所和酒店。

据中国船东协会统计,到4月底,积压的到期船员将达到12000多人。如果全部换班压力太大,可考虑按照在船时间长短分批换班下船,特别是让生病或家中有急事的船员尽快下船。同时,船东、海员外派机构及行业协会应及时向船员提供心理咨询服务,并摸底在船船员家庭情况,为有困难的家庭提供帮助。

留言咨询
提交留言 (* 为必填项目)
* 姓名
* 内容
* 验证码
天津泰通船舶管理服务有限公司 © 2002-2019 版权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!
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局甲级船员服务机构证书编号:甲03025号;海员外派机构资质证书编号:HYWP03031号
声明:本站发布内容仅用于信息交流,具体事宜请直接与公司相关管理部门进行沟通!  津ICP备14003852号
在线客服
  • 人力资源部
  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调配部2
  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证件部1
  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船员部①
  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船员部②
  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调配部1
  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